2011年 04月 20日

寫真紀事 - 23-25/12 at Tokyo Dome

(posted on paradoll blog site on 2011-01-04)

基本上,像我這種見慣世面的人了 (點煙),還真的不當一回事。嘛,又不是第一次看 LUNA SEA、又不是第一次見到 cos-player、又不是第一次去 Tokyo Dome,緊張個屁?(噴煙)

用相機隨手拍了少許片段,感受一下 dome 的氣氛:



我得承認,25/12 那天是有點緊張的,因為我要看一隊「陌生」的樂團啊!不過 23、24/12 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仆街,怎麼真的開場前才施施然到場,連 tour goods 也不買了,cos-play 也不拍,Dome 下的 banner 隨便拍幾張就算……要說的話,cos-player 的衝擊在 2005 Film gig 時已感受過;tour goods 嘛,經過 One Night Dejavu 的 Beast 化 shoppamanic 之後,我說過我已經從「敗 tour goods」的行列畢業了!真的不買就不買,到了 LUNACY 那天才出手。不過呢,今次他們算是收斂了一點,至少今次沒有狗衫 BB 衫那麼狼死。我想與其說是畢業,倒不如說……今次的 goods 設計比起 OND 差遠了,我買不落手!



25/12 是有點 OND 的感覺,會場上的大家也有點緊張啊,黑壓壓很壯觀,這是 03 七一五十萬黑服遊行之後,我見過最多黑衣人的地方;但問題是今次這五萬名黑衣人個個都有股殺氣!(爆) 連 cos-player 今天也有點看頭了!(我覺得更多似是你前兩天太遲到會場根本沒看到什麼 cos 而已!)

這裡是 J 哥,我先是看到他的紅色 wake up mother fucker bass,再來是真冬下之坦蕩蕩胸肌,之後望上去……幹!怎地是 Yoshiki cos J 啊?!



不過 L 說他笑起來還是賊賊的有點 J 的風采。問題是,那眼睛實在太過有林氏血統啊!



另外這裡有 Su。他大概一整天當佈景版比火星手,真難為他了……只要一個高瘦男生把自己 h.Naoto-ize 就有這種效果,Su,換 designer 吧,這兩年,真的很厭了!



Miyagi,都說你那 set costume 跟日本的 cos 有得拼!



「即使看上去如何兇,cos-player 也很有禮貌,你行過去跟他們說話,就會立即變臉。」by L



實驗証明,是 yes!嘛,即便是 Rayla,那個年代梳那個頭化那個妝一副生人勿近的造型上電視,一開聲也是禮貌斯文到呆了的。話說回來,這件 Zip-up 的帽子剛好遮了背面的 LUNACY 字體,我一~直~很懷疑:這是刻意的,抑或是個設計上的 error?(爆)



我早就說過要帶初號機進駐 Tokyo Dome,直落中央教條,說得出做得到!23/12 那天,牠就在我褸袋裡長驅直進 Central Dogma!

初號機也入場了:



Can somebody tell me why 會出現這個……Oh GATE, So Inoran!(噗)


LUNACY 完場後,我一臉眼淚鼻涕的繞場一周,果然最後在 banner 下重遇 Mimi!

這是我示範如何讓 J 哥注視的方法──中指 reboot:



那天經常看到一個裝林生的男人……雖然知他不是本尊,但還真有衝動走上前 XX,讓他 XX,以後也 XXX 的說 (請自行補完)。



you are selected as winner「人生的大嬴家」行列 #1──overseas people:



人生的大嬴家系列 #2──以後大家可以直接叫我做「A6」,我絕對會應你的 (嘛,你也可以叫我做「S4」):




Tokyo Dome 的書店,我看到這封面,心裡想的是:「這是誰啊!」看了四晚 live,LUNA SEA 有這種氣質男存在的嗎?(爆)



LUNACY 的 goods 中,意想不到我最鍾情這手帶。黑色外環是 LUNACY (那個 C 字還是月形),但裡面是銀色的,寫著:everything started here。在 LUNACY 的場內,這一行字就緊貼我的脈搏,跟我一同起伏著。

這是離開東京那天,在原宿的明治神宮還神。今次終於戴了 SLAVE 指環,真不知什麼構造,下雨時、在神社洗手後,這枚指環變成冰一樣冷到我的手指切切痛:



有人囂張得把件 Lunatic Tokyo 當睡衣而已 (噗):



=======

LUNACY 翌日。

一開始已打算去鐮倉。去看水族館和文學館。結果乘小田急線入神奈川後,有人在看到電車停在「町田」時就哭了 (汗)……還是得回來一趟。秦野也好町田也好,始終想再去一次。everything started here。貼著手腕的手帶沾了我的溫度。



最後到了一番雞,吃了個おでん應節。上次跟上海 SLAVE 分別後,我在街上問路碰運氣,好不容易才摸到去;今次發現,原來一出車站就是:



裡面營業很正常,沒有 rock kid 泡著,都是很傳統的那種居酒屋一些男人喝點酒很愉快的模樣。我發現一到神奈川,那種寫 fic 的靈魂源源不絕,結果坐了一個多小時,在小本子上一直塗鴉。



隆一的照片仍在喔,跟隨收銀機移了位置:



因為穿不夠衣服,而湘南的風實在太恐怖了,吃飽之後一出居酒屋更覺得受不了,但還是忍不住四處再逛一會。我其實並不知道附近有沒有 Mister Donut,還是往熱鬧人多的地方,瑟縮著肩挺過去。

在幾乎要打道回府之際,我見到了……暗暗的街角,黃色的招牌。



當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當年隆一買 donut 的相同分店,但在裡面我真的要哭了……



離開的路上,我掏出 mp3,選了 indie 時代的原始轟音,在町田的街頭。

在路上看到捐血廣告…… J 哥,やった!

[PR]

# by paradollic | 2011-04-20 19:01 | #4 寫真紀事 Tokyo Dome
2011年 04月 20日

LUNA SEA REBOOT TOKYO DOME - 24/12 live report - LOVE TOGETHER!!!



24/12

01. Time Has Come
02. Dejavu
03. JESUS
04. END OF SORROW
05. SHINE
06. FACE TO FACE
07. gravity
08. RAIN
09. Providence
10. GENESIS OF MIND
11. Drum & Bass Solo
12. IN FUTURE
13. I for you
14. STORM
15. DESIRE
16. TIME IS DEAD
17. ROSIER
18. TONIGHT
-ENCORE-
19. IN SILENCE
20. Maria (New song)
21. BELIEVE
22. LOVE SONG
23. PRECIOUS
24. WISH

(posted on paradoll blog site on 2011-02-05)

- 終於在春假把 reboot tour 參戰的所有場次補完!

- 也是緣分吧,本來用 FC SLAVE 抽的是 1 階 (我到現在連位置也不知道);23/12 完場後 S 席一個香港 SLAVE 忽然跟我和占問起,她們有 arena 票買多了想低價出讓!結果我立即抓來風同學和 L 同學他們過來,最後一行四人不但從一階重返 arena,還能四個一起看!LUCKY!向那群 blood brother 90 度天鵝式鞠躬!(風:「哎呀無法在一階玩人浪添!」路:「哎呀成世女沒一次不是坐 arena 添!」)

位置是 C2,JI side 的邊位,算是看得蠻清楚的──看大電視蠻清楚的 (噗)!因為 dome 實在太大了,有 arena 已很好,而且 C 已不錯!最重要的是跟伙伴們一起玩特別歡樂!聽回錄音從頭到尾都在爆笑和吐槽!吵死了!這班仆街真的很欠揍!

- 昨天看了 J 哥穿的白色薄襯衣 + 黑色 rider 皮褸,簡約得來型到炸開 (忘掉那件聯交所柒褸吧!),剛巧行李裡有這樣的衣著配搭!(本來打算穿白裇衫黑絲帶黑外套的,如果穿了的話就近似 Ryuichi 31/12 的那 set costume 了) 結果第二天就這樣參戰,入 dome 即脫 *噗* (看什麼看我是 PYRO!) 換回 One Night Dejavu slim-cut tee。

- 我們也蠻遲入場,在做熱身的時候 (大家跟我一起看過 live 就知道,那像跑馬拉松還是游四式混合接力賽般拉筋壓腿做體操──那是看完 PYRO 後養成的習慣) 聽到 BGM 播 Suede 的 "Trash"!23/12 也聽到,在 Tokyo Dome 聽到這歌,整個兒就很懷舊很 90 年代!

- 明知他們未有耐起機,但這邊是 J side 陣營,前面有幾個 J cos 模樣的姊姊已開始獸聲高呼:「J~~~~~~~!!!!!」(爆) 結果我和阿風也忍不住一起瘋:「J~~~~~~~!!!!!」想起 OND 時也是這樣啊,大家等開場前就在位子自己高呼「いけるか?いけるか?いけるか?」「かかってこい!!!」自顧自喪玩……結果這場大家這邊是 PYRO mode 全開,一直一直在大叫「J~~~~~!!!!」雖然我們都知道呼喊會融入一片含糊的呼聲之中,但還是不停的死聲喊 J──基本上那是叫來娛樂自己以及供整個 C2 一起玩樂的~

- 開場當然也是「月光」,印象中這次的開場時大電視多了點映像。這晚的「恐怖」位在一開場就出現了:他們出現在台上,光線聚集在隆一身上,清唱的聲音響起:

こんな感じの夜は まるで初めてだけど
きっと次の光に 引き寄せられるだろう 
いつしか訪れすそのキミへ

那個景色漂亮到不得了,清唱的開場也嚇唬住大家,太過驚嚇以至我和阿風面面相覷:「好熟但……這是什麼歌!」(噴) 雖然一直也說以 "Loveless" 開場太悶了如果其中一場是 "Time has Come" 就好,但因為清唱開場改頭換臉太厲害所以一時間認不出來!亦因為太過驚嚇所以不懂感動,只是單純覺得:「好好聽好好聽好好聽啊F&*#+$%^*K!」

- 今場總算等到 "shine" 了!大家最期待的都不過是看 JI share mic 而已,不過……配搭全錯!結果是 J 跑開了去 Su side,而 Su 跑到 J side,變成 SI 只用一咪?這是什麼事了?現在聽回錄音是大家笑倒了,不停尖笑:「嗚哇錯哂!喂!」一如很多 SLAVE 對今次 reboot 的觀察,JI 之間的生疏太不尋常!這 4 場有幾次我看到的,平日 Su 跑到下手位,J 很自然就會跑去上手位,交叉雙乘互相補位,現在卻是當 Su 跑過來,J 和 I 互望一眼算是有交流一下,然後!竟是 I 去補位,J 站原位繼續彈!最多也只是散步到 Ryu 那邊!現在四格階磚換人了?也有時明明以前是自轉公轉的時刻,他們不是跑掉就是 J 哥垂頭彎腰寂寞自轉……有幾次也見到,以前 I 從另一方返回原位時,J 不是會截住或二人互相對彈嗎?現在卻是 J 向後移半步,讓 I 跑過!他竟然避!有需要那麼禮讓嗎?

上次 OND 的零交流,我們的結論是:「只有 J 哥發現這個不是真正的 Ino 而是另一個人格,所以那麼生疏。」今次我們知道了!是「只有 Ino 發現這個不是真正的 J 哥而是韓國人 se-jyun,所以那麼生疏!」(Inoran,只是身體記得是不夠的……快去學韓文吧!)

- 這場有唱 "Face to Face" 沒唱 "Ra-se-n"。OND 已為這兩首的現場演繹折倒,今次 Tokyo Dome 的 "Face to Face" 仍是火力全開,真的,在我心中,LUNA SEA 的慢歌已超越了快歌,最能展現他們真正功力、溫柔與暴烈的混合!聽到現場那種一下一下沉重低音,加上看到 J 哥現在更用力的彈 bass……sex is drug is rock and roll!慢歌才是 erotopia!(J 哥這次 tour 發展了新的動作……那種前後用力 chok 腰真的嘖嘖嘖……雖然有時看上去似《英雄本色》或《上海灘》連環中彈多一點!*爆*)

- 唱 "Rain" 也是驚喜啊!沒想過有機會現場聽到 "Rain"!雖然現場聽到時有點……「不習慣」?「怎地連 "Rain" 也那麼好 beat?」雖說 LUNA SEA 一向快慢歌拍子也很重,但這首比印象中快了啊!所以沒那麼悽怨……這首歌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,是終幕之後我重新聽 LUNA SEA 的曲目,那時候是聽 B-side 重新感受另一面的 LS,所以這歌對我也意義重大啊……何況寫了《2HB》後更喜歡了……

- "Providence" 前見到是小提琴,我們這班白痴又來「dadadadada!dadadadada!」(噴笑) "Genesis of Mind" 見到 tripleneck 又來「dandran!dandandandan dandran!」你們好煩啊!(連 J 哥的 bass solo 大家也在他彈之前我們首先「dudududududududu!」) 不過,脅住 10 年功力再演繹 "Genesis of Mind",一如在 hk live 所說,太強大了!那份氣場,完全被他們帶走了!

- Su 今次的蜘蛛網衫真的很噴血!當然他還不忘賣力露個背脊給大家看 (順便扭屁股)!這個 costume 是不是更適合 LUNACY 了啊?為什麼只穿一次就算了?(其實台灣那場有穿過,但不出視頻不算數!)

- center stage 以為又是 "Breathe",心底裡卻又期待重現 1998 Shining Brightly 的 "With Love"。結果竟然是 "I For You" 當刻大家的反應是「痴---線---!」(爆) 雖說 "I For You" 聽了那麼多年早應免疫,結果在 center stage 在 slave 的中心唱這首歌,有種莫名其妙的感動,我已很多年沒有被 "I For You" 感動到了,不過今次真的不同,今次是繼 98 年後最好聽的 "I For You"!尤其看到 Su 一臉悲愴的倚在 Ryu 肩上,Ryu 再回抱過去,臉貼臉的唱著那麼沉重的歌,那一刻我真的感到那種疼痛,那是一種累積的真實的痛感,簡直像 10 年來分開了的感情全都溶在這一個鏡頭似的……キミに降る光を集めてあげたい……結果在那一幕我就哭了,眼淚完全止不住。

- 回到台上是慣例的攻擊全開。我們這票人渣已被寵壞了,明明有得再次看 LUNA SEA 已很難得,現在 reboot 了幾場就開始懂得嫌人家的 setlist 悶 (笑),只消聽到真矢幾下敲聲,或 Su 結他彈幾粒音,甚至單是隆一煽動大家的聲音,憑本能都感應到他們下首會唱什麼,還可以早他們一步叫出歌名給反應!(某人說的「身體記得論」可一樣 apply to SLAVE 啊) 雖說每次也是很 high 地一聲高呼:「storm!!!」轉頭卻:「又是 storm!」(爆)「end! of! sorrow!!!」(轉頭:又是 end of sorrow!!!」)「TIME! IS! DEAD!!!」(轉頭:「又是 Time is Dead!!!」) 「怒! 撕牙!!!」(轉頭:「又是露死牙……天啊到底我聽了多少次 Rosier 了!」) 「dadada! dadada! dadada! dadada...WOW!!!」(轉頭:「又是 Tonight!!! 很夠了吧!!!」) 話說回來我記得 J rap 那段風同學裝 J 哥亂唱「What should I do, What should I take? &@*#u%&*rQ~!%^lulululululu!!! I'm the trigger!!!」笑到我幾乎打橫躺下來;"Tonight" 後段,不是有個位會停了下來,然後 Inoran 重新再入結他 intro 嗎?以前他只會垂下頭旁若無人地彈,不知從何時開始這廝是裝模作樣地遲遲不肯入,只揚起手示意大家大聲點,一副你們不叫我不彈的撩交打模樣,結果今次我們很有默契的同時舉起中指大叫:「FUCK YOU!!!」(爆)( ← 你們就是不怕被人打!)

- 今次故事教訓我們,(1) 票尾要貼身藏好;(2) live 前一定要去洗手間!(爆) 結果 encore 大家跑了去洗手間,找票尾找了半天,然後媽的在廁所門外排隊途中已經響起 "In Silence" 幹嗎那麼快出來!回來又摸黑找位子找了很久,站定之後已唱了大半……(無力) 不過也是命該如此,聽說 Inoran 又去襲擊了 Ryuichi?為什麼香港那場和這場我全都逃過一劫真幸運!*噗*

- New Song #2。跟 New Song #1 一樣,有種自己去錯 live 的感覺,又或是像去了 RK solo live,而他又邀到 Sugizo、Inoran、J 和真矢當嘉賓一起 jam 歌的感覺……這首也是像 RK/Ino/Tourbillon 的風格,輕輕鬆鬆的……雖然之後我們也笑說 J 哥人變豁達了寬容了,連這種歌也肯彈;不過想起來,"White Out" 也好不了多少……那種唱了等於沒唱的感覺……(噗) 回港後 Re-R 聽回 RK 的《Orange》和《Piano》,老實說,現在 RK 2.0. 的作曲水準,也不是拿 "DAYS OF XXXXTION" 和 "MARIA" 這種貨出來敷衍的程度……就當這歌是 Inoran 的 (他唱和音唱得七情上面,看大電視簡直像他才是主音,我們這班人渣沒心沒肺的笑翻了),他拋首 "Daylight" 或「時之葬列」出來,也不會被人藐得那麼壯烈吧……(難道真的是 Su/J 的?*爆*) new song 後唱回 "Believe",雖然「next song Believe!!!!……又是 Believe?」但聽回熟悉的節奏,耳朵立即舒服透了……唉……

- 早就期待他們今次 Reboot 會解封 "Love Song",也早有預感他們會選在 24/12 唱 "Love Song"……encore 後再出 center stage 大家心也緊了,不尋常,死了死了……「仆街喇……真係仆街喇今次……要唱喇要唱喇……」到木結他一掃,隆一說出「Love Song...」,現在聽回錄音,我和阿風是抱頭慘叫──真的是慘叫,根本像去受死一樣、或受到什麼酷刑對待前的驚恐叫法 (爆)……

一人きりじゃない 信じられない まだ迷って
君を 知るまで そう 自分さえ 見えなかった

全場真的崩潰了,都崩潰了……相隔十年,讓 Tokyo Dome 這地方再次飄揚這首歌……我們到底等了多久了?真正發生時,甚至到這刻仍像身處夢中。

傷つき会っても 強く愛した 旅の途中で
まだ 終らない夢 抱きしめていたいけど
I miss you いつの日にか その傷を
I love you 癒せるから

受了很重的傷,抱持最大的愛,仍有想完的夢,可是……「這個傷,有朝一日會痊癒吧?」不知十年前他們為了跟 SLAVE 訣別而唱這首歌的時候,可曾想像過十年後會以這樣的方式、這樣的心情、這樣的氣氛,再次唱這樣的歌詞?真的,什麼也痊癒了,在此之前其實也已痊癒了,不過今天,是一個儀式。真真正正的,沒有疤痕了。大家可以邊以哭音邊高唱:「癒せるから!」

impossible is nothing.

一人きりじゃない 信じていたい 離れていても
ねえ 逢いたい時は この歌を 抱きしめて

「不是獨自一人的,想這樣相信著,即使分開了也好……」唱到這裡接落 guitar solo,大家也放聲大哭了 (是真的,都不要臉地哇哇哇的爆喊了)……今次的哭跟十年前的不同啊,今次是幸福的淚。

I miss you いつの日にか この夢を
I love you もう一度

我相信整個 dome 也是邊哭邊笑著,表情複雜的跟他們唱著這句……

この愛を 忘れらい
Lala, lalalalalalala, LOVE TOGETHER

我們仍在這裡。隆一《音樂與人》訪問說過,One Night Dejavu 後他 realise「審判已有了結果,我們是應該留下來的樂團」;時間對我們這些樂迷也有了審判結果,我們仍在這裡。經過了那麼多事情、經過那麼多年,有些人離開了有些人參進來,但我們仍在這裡。奇跡不單是他們五人再次站在台上,還有我們再次站在台下。我們是一個整體,我們也是 LUNA SEA 之一。

雖說大家是一邊爆哭一邊全場大合唱,我也是哭到變了樣子,可是我隔離果位喊得仲甘一點……我輸了!想不到鬥哭這種事我竟然會輸!聽到阿風少一邊以哭腔一邊走調高唱「lala, lalalalalalala, LOVE TOGETHER!!!」令我邊哭邊爆笑,也不知顧住哭還是顧住笑才好,總之顫著彎起身子快要腸抽筋 (噴)……

後來大電視出現了「Merry Christmas」這字,更是哭得一臉眼淚鼻涕亂七八糟……他媽的這五個變態!!!這是什麼樣的聖誕禮物啊!你們想哭死人不賠命嗎!天殺的煽情到這地步想幹什麼……

有時我在想,媽的像我這麼沒耐性的人也竟真的給他們等足十年!不,不是這樣的……現實也許是,其實我也沒等,我不過是沒有停止過喜歡他們而已。那種音樂的根性隨著血液流動,已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了,所以與其說是「等」,不如說是與這份思念「共存」──沒有誰欠誰的,只是單純地、持續愛著而已,沒有間斷地愛了十年而已……

- 話說回來,即使 OND 聽 "Precious" chorus 大家一起唱「あの時には戻れない 誤ちさえ戻せない」時也有點心怯;今次在 HK live 還是在 Dome,唱到這句我也忍不住偷笑了……什麼叫回不去了?現在我們不就回去了嗎?

- "Precious" 後接 "Wish" 是《Never Sold Out》的習慣,聽到「LAST SONG...」大家都是反射動作「I WISH!!!」(其實是連 LAST SONG 也一起叫了──「身體記得論」真不是蓋的) 不過因為是靠邊的 C2,只能眼睜睜看著銀帶都在頭頂飄走了……仆街風在中間扮某仆街唱 Nya Nya Nya Nya 笑到我仆街……還真的不怕被人打啊你班仆街!

- 完場時隆一的 MC 說:「明天沒有 LUNA SEA……」我們立即上了發條般尖叫:「RAYLA SAMA!!! RAYLA SAMA!!! RAYLA SAMA!!!」L 在旁笑到喪掉……她說我們一大叫前面幾行的 fans 也爆笑了……

- 話說 Sugizo 的朗基勞斯槍是擲得很遠,不過有時遠過龍直接飛出界跌在 arena 欄杆邊沒人能拾,這時 Su 就會抱頭吐舌頭 (笑)~

- 離開時,我跟他們說:「昨天 gate 25 出 dome 時有個風口位,幾乎把我們吹到飛開!」他們還在譏笑:「別誇張哪有這樣大風!」「不信嗎我帶你們試試你就知!」結果把他們帶到側門,大夥兒真的被強風吹到飛開直跑出幾步也停不了幾乎仆街,都在叫囂尖笑:「好勁啊!」阿風:「裝作漏拿東西跟他們說要入場然後再玩一次!もう一度!もう一度!」那完全是醉酒佬在街上失控的樣子,我笑到蹲下來臉癱了……

- 總括今次的 Reboot Tour,整件事就是玩得很愉快!無論他們還是我們,從海外到凱旋回歸 Tokyo Dome (Su 用語),完全看得出他們很開心、很享受,完全投入音樂當中,跟以前的 live 感覺很不同啊,我們也是,台下的心情也很不同。從沒想過有一天能抱著如此「輕鬆」的心情看 LUNA SEA!而且能掛著如此燦爛的笑意離開現場!一人きりじゃない、ねえ逢いたい時は……逢いましょう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>More
[PR]

# by paradollic | 2011-04-20 19:00 | #3 LUNA SEA 1224